中華工控網 > 工控新聞資訊 > 互聯網服務業搶人,傳統制造業企業招工難留人更難
互聯網服務業搶人,傳統制造業企業招工難留人更難

每天早上6點半,王凱準時來到分部領取自己所負責配送地區的快遞,1個小時后,他開始了一天的送快遞工作。而在3個月前,他還是一名普通的工人,在濟南一家制造業企業任職。“我喜歡現在的工作,雖然累一些,但更自由,賺錢更多。”王凱向經濟導報記者說道。

這并不是個例。經濟導報記者在調查中發現,隨著快遞、外賣以及網約車等新興互聯網生活服務類行業的興起,不少人有了新的就業選擇。

與此同時,傳統的制造業企業則招工難留人更難。“新招員工留不住,老員工也流失厲害,這就造成企業的效益難以穩定上升,結果就是給員工的待遇無法提高。問題堆在一起,就形成了惡性循環。”濟南九州興華數控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劉成偉說道。

只為“錢多、自由”

2018年,王凱畢業于濰坊一家職業技術學院。“當時通過校招,和濟南一家企業簽約。”王凱說道,“但是沒想到,上班時的狀態和在上學時想象的根本不一樣。”每天重復著同樣的動作,讓王凱有些厭倦。“不自由,每天就是三點一線,宿舍—食堂—車間。而且一個月的收入也不高,拿到手也就3000元左右。”

今年3月底,耐不住寂寞的他從公司辭職,然后應聘到了快遞公司。雖然每天都很辛苦,但王凱表示很享受。“雖然做的也是重復性工作,技術要求不高,但勝在同事都是年輕人,偶爾還能聊聊。再說派送快件時,我也能隨時觀察社會,不與社會脫節,等到自己想轉型或要轉型時,也能大體知道方向在哪里。”

談及收入時,王凱更是滿意。“雖然累點,但每個月的收入基本上在1萬元以上,這份收入對得起我每天的付出。”王凱表示,“主要是我負責的片區好,寫字樓集中,可能一個大樓每天就發很多件,既有數量也不用來回跑。如果分到一個老式住宅小區這樣的片區,攬件送件都很分散,收入會比現在少一半左右。”

與王凱相似的,是在濟南開網約車的陳曉斌。2017年陳曉斌從濟南一所技校畢業后,直接就從事網約車工作。

陳曉斌一般早上7點出車,晚上10點多收工,一個月下來流水能有1.5萬元左右。“現在我玩著干,除去油錢,一個月還能剩下八九千元錢。”陳曉斌說道。在他看來,收入還可以,而且很自由,這是開網約車最大的優勢。“我很享受每天開著車在濟南大街小巷轉悠的感覺,通過和乘客聊天,也讓我更好地去了解社會。”

經濟導報記者手中的一份調查資料顯示,目前濟南市快遞員的平均收入為6132元,其中月收入過萬元的占比11%,4000元以下的占比32.1%,大多數集中在6000-8000元。專職網約車司機的平均月收入為6738元,其中過萬元的占比22%,5000元以下的占比7%,大多數集中在8000-10000元。而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資為3932元,其中大多數集中在5000元左右,月薪過萬的占比僅4.3%。

企業陷入怪圈

“5月底我招了7個工人,現在就剩下2個在職,其余5個都走了,其中一個干了沒兩三天就走了。”劉成偉說道。“留不住人,待遇也不是很低,包住不包吃,除去五險一金后到手還能有3000元左右。”

此前高峰時,劉成偉的公司里面有70多個工人,現在已經不足30人了。人員的流失讓劉成偉的公司難以擴張,只能按照現在的規模發展。

“據我了解,我們班33個同學,畢業時有24個同學和不同的企業簽約,現在還在企業當工人的只有6個人,其他人都辭職了。”陳曉斌說道,“人際關系、收入等都是離職的原因。”

對于為何企業留不住人,劉成偉分析認為,枯燥無味、收入低是主要原因。“現在是工人挑工作,尤其是‘90后’心比較大,想去大城市、想去創業,三點一線的生活很難留人。”

在濟南森一有限公司總經理孫宏志看來,其實工廠也是一個相對于封閉的工作環境,基本上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要待在工廠里面的。這樣一來的話,對于天性崇尚自由的年輕人們來說,就有點受不了,也就不愿意待在工廠里面了。另外,如果一輩子待在工廠里,很多人會覺得會和整個社會脫軌,這也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。

據介紹,現在孫宏志的公司還有17名普通職工。“平均年齡41歲,最大的一個年齡是49歲,最小的一個也33歲了。”孫宏志說道,“不是不想招一些年輕人進來,但問題是,花費不少成本招進來的年輕人干不了幾個月就走了。”

“現在招人都放寬了年齡限制,從以前的18-35歲,放寬到18-45歲,即使這樣也不好招人。”孫宏志說道,“除了年齡外,學歷也放寬了,從專科以上改為了高中以上。”

劉成偉告訴經濟導報記者,員工的頻繁流失,給企業帶來很大負擔。“剛招進來的員工水平低,企業的生產速度和成品率就相對低一些,效益也就很難穩定上升,公司的發展就無法保證。效益不好,也就無法提高員工的待遇,這些問題堆在一起,就形成了惡性循壞。”

破解之道

“年輕人不待見工人這樣的職業,這也和社會氛圍對工人的不重視不無關系。”互聯網獨立分析師崔堅在接受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,現在當個工人月收入平均水平在4000元左右,相比社會上其他行業,差距非常明顯。

在崔堅看來,產業工人這個職業越來越被邊緣化,輿論引導中的“白領化”“精英化”價值取向,讓產業工人群體似乎被忽視了。現在,一個城市的孩子如果去當工人,就會引來身邊一片質疑聲,這些現象正在讓這個中國傳統的“勞動最光榮”群體陷入邊緣化。

在山東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所長、經濟導報特約評論員張衛國看來,現在的年輕人成長在互聯網時代,傳統工廠流水線上機械式工作,束縛與壓抑了他們精神層面的需求,也限制了他們個性的發揮。

“快遞行業從制造業‘搶人’,這個趨勢并不是一天兩天了。”張衛國說,外賣、快遞、網約車司機比流水線上的工人更掙錢,但說到底,大家最終賺的都是辛苦錢,而技術工人的職業含金量顯然比外賣小哥更高。服務業革命倒逼著制造業升級,而制造業的升級,最終又會在未來的某一時點,帶動服務業發生進一步變革。

崔堅認為,這種搶人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到整個經濟的發展。“從短期來看,制造業招不到人,還可以讓四五十歲的人頂上去,但長期來看,如果制造業工作越來越不受年輕人群體歡迎,中國制造業未來出路又在何方呢?”

由于社會對于工人的輕視和偏見,技術工人不被視作人才,或被視為邊緣化人才,年輕人片面追求高學歷不愿當工人,造成了技工人才的缺失。那么,怎樣才走出“技工缺失”的怪圈?

對此,崔堅認為,加快職業技術教育改革,加強“校企合作”是首要任務。學校與企業可簽訂培養協議,采用“訂單培養”方法,引導職校面向勞動力市場,培養更多實踐型技工人才。“此外,引導企業加大投入,在工作待遇、就餐、住宿、企業文化等方面逐步改善,加強對青年員工的關愛,為他們提供一個良好的工作環境。”崔堅建議。

【思南新發現】福祿克1535絕緣表

  寄語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本站動態 | 友情鏈接 | 法律聲明 | 非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 
工控網客服熱線:0755-86369299
版權所有 中華工控網 [email protected] Gkong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經營許可證編號:粵B2-20040325
網安備案編號:4403303010105
黑龙江时时官网